首页 育儿资讯 财经理财 动漫资讯 房产资讯 航空资讯 音乐资讯 服装服饰 小说 影视头条 汽车资讯 数码资讯 站长资讯 更多
首页 » 汽车资讯» 内容正文

杭州出租车停运 凸显行业积习难改

发布时间:2020-05-22 19:51:27

8月1日,杭州出租司机停运第一天,约有70%的出租车参与了停运,仍然在跑生意的司机,只敢有选择地在市中心行车。 “很乱,像香港黑帮大片一样。”莫干山路登云路口上一家杂货店老板说,“千万别打出租车,坐公交吧,性命要紧,停运的司机看见同行还在上路跑车,就堵车、砸车,乱得很。”

8月1日,杭州出租司机停运第一天,约有70%的出租车参与了停运,仍然在跑生意的司机,只敢有选择地在市中心行车。杭州北站、汽车南站、甘肠村、湖州街、莫干山路是最严重的地段,即便是黑车也不敢去。

“份子钱”和违约金

和以往停运不同,这次停运的参与者主要是河南藉出租车司机,当地人称为“河南帮”,他们多为一线司机,每天只赚十几元,杭州的房租、物价节节攀升,孩子在老家上学需要钱,生计艰难是迫使他们停运的原动力。

不公平待遇是他们停运的另一原因。在杭州开了15年出租车的赵师傅说,承包一辆车,本地司机每年的押金是3万~5万元,而外地司机则要7万~15万元,押金足足是本地司机的三倍。此外,杭州市运管局对出租车管理苛刻,对黑车却放任自流,“黑车司机就在运管旁边和客人讨价还价,运管都当没看到。”赵师傅说,运管局弄些黑车赚钱,这是本行业公开的秘密。

杭州市出租司机叶师傅给算了一笔账,起步价3公里以内10元,3~10公里之间每公里2元,10公里以上每公里3元,如果一天跑200公里,约挣585元。扣除油费200元(油价每公里0.9~1元钱,以1元/公里计算)、过路费100元、白班“份子钱”210元,每天能挣75元,每月2000多元,不包括吃饭开销、夏天开空调的耗油费、返回时跑空车的路程,没病、没事故、没违章、车没坏、没家庭私事、没节假日,跑满12个小时。月入2000多元,在杭州这样的城市,生活难以为继。

而据一位本地司机透露,河南籍司机参加停运还有一个利益诉求。油价飙升,但公司并不下调“份子钱”,司机们想另谋生计,但中止合同要交好几万元的押金,这对他们是雪上加霜,“停运也是希望能够中止合同,降低违约金。”这位本地司机说。 牌照弊端

自2009年1月1日起,杭州市政府开始向出租司机发放油贴:每辆车每月补助250元,97号汽油超过6.1元/升以上,每辆车每天补助45升,即(9.73-6.1)×45=163.35元/天(其中9.73是杭州市补贴定的97号汽油价格)。以杭州市现有8495辆车计算,理论上市政府每年需支出油贴5.25亿元。 记者了解到,政府有权出售牌照,一个牌照十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,以杭州市一个牌照60万元为例,如果政府每年发放牌照600个,一年就能稳赚3.6亿元。

政府先把牌照卖给出租车公司,公司再把牌照包给司机,费用就摊到了司机身上,即“份子钱”。杭州的20多家出租公司,基本业务就是收“份子钱”,“像收租一样,那简直就是旧社会地主和农民的关系。”赵师傅说。

司机们和出租公司的关系并不好,这次停运行动中,出租公司充当了政府的说客:“不载客,开车到街上遛遛,做个样子”,被的哥们断然拒绝。

出租车公司就是博弈的第三方。曾有市民质疑:“老百姓在为出租车涨价买单,政府在加大补贴力度,为什么那些坐享其成的出租车公司却不肯下调‘份子钱\\’?”

有专家给出租车公司算了一笔账:购买一辆车大概10万元,5年报废,如果按照每辆车每个月1万元的承包费(“份子钱”)来算,5年内该车贡献的承包费60万元,扣除购车成本,结余50万元,平均每辆年每车的收入约10万元。

根据业内人士提供的数据,出租公司平均每月每辆车成本共计6000多元,但司机每月要交给公司“份子钱”1万元,公司的利润高达50%以上,造成“穷了司机、亏了乘客、富了公司”的局面。

浙江大学法学院章剑生教授认为,杭州出租车停运,动用公共财政补贴是方向性错误,是息事宁人的短视行为。根本问题在于公共投资建设制度上,“政府—公司—老板—司机”这样的管制模式垄断了市场,消灭了竞争。

桐桐信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