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育儿资讯 财经理财 动漫资讯 房产资讯 航空资讯 音乐资讯 服装服饰 小说 影视头条 汽车资讯 数码资讯 站长资讯 更多
首页 » 小说» 内容正文

唐羽顾卿言免费阅读完整章

发布时间:2020-05-23 19:38:51

这里给大家带来唐羽顾卿言免费阅读,看呗提供唐羽顾卿言《》小说,文章精彩绝伦,扣人心弦,一起来看看吧。唐羽吃完早餐并且检讨完她逃跑三天的错误后,就上楼锁在房间里挑衣服。

《婚途小确幸》精选:

两人结婚第四天,唐羽还没有见过顾家家长。为了让唐羽更加明确如今的身份,顾卿言已经提前告知父母,会带新过门的媳妇回家看看。

唐羽吃完早餐并且检讨完她逃跑三天的错误后,就上楼锁在房间里挑衣服。

与其说是挑衣服还不如说是紧张,她也知道世事变化,顾父顾银丰和顾母陈怡二人的确是从小就看着她长大,可他们好说也有四年没见,身份也不是干女儿,哪知道是不是物是人非?

顾卿言等了许久没见人,上楼来到唐羽房门口,等到一个头发还没扎好,衣服没有换好的大孩子。

“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顾卿言牵过她的手来到衣柜前,迅速为她挑出一套唐羽以前很喜欢的白色的荷叶连袖短连衣裙,上面的花纹,是唐羽的母亲亲手绣上去的,“去换。”

待唐羽换好衣服出来,顾卿言又拉着她到了梳妆台前,拿起梳子轻轻地为她扎头发。

顾卿言扎头发的手艺娴熟,很明显是练出来的,而他唯一的练习对象就坐在他面前,对着镜子无辜地瞪着眼睛看着镜子里的他。

唐羽十二岁以前特别懒,经常赖床就不愿意起来上学,顾卿言当时也只是个大孩子,照顾小妹妹却表现得游刃有余,他先准备好衣服,一把把人捞起来让她换好衣服以后,再把睡眼朦胧的小妮子拉到梳妆台前,为她今天的衣服配上好看的发型。

顾卿言不厌烦还乐此不彼,慢慢地熟悉如何打扮娃娃,练就了别的男生少有的特长,为女孩子绑头发。

唐羽看着镜子里的人,还是这两个人,她坐在椅子上,另一个人拿着梳子轻轻地为她绑着她自己都绑不出来的好看发型。

犹如穿越时空,恍见懵懂少年。

如今镜子前的他们却长大了,唐羽不再是娃娃,而顾卿言也已然是一名事业有成的男人。可当他拿起梳子,抚过她的头发,又觉得什么都没变过。

“不用紧张,爸妈最疼你了。”

顾卿言帮她留了个比较成熟的发型,两鬓刘海轻垂耳边,脑后是编卷好看的花丸子。

他弯下身,从背后搭着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说:“他们会说,女孩长大了。”吐息略拂耳垂,随后耳垂就被软软地碰了一下。

唐羽的耳尖理所当然通红。

顾卿言和镜子前的人深深对视一眼,松开她的肩膀,“走吧。”

他刚刚想转身离开,没有想到手腕会被突然抓住,顾卿言牵过抓住他手腕的手,问:“怎么了?”

唐羽抿唇,耳尖比刚刚再红上几分,“我还是紧张。”

顾卿言反握住唐羽的手,“嗯......那你怎么样才能不紧张?”是他失策,明明身份有变,唐羽紧张和没有安全感,都应该是他考虑的。

唐羽低着头喃喃细语,“你能不能把结婚那天对我说过的话,再说一遍?”

结婚那天的话?

顾卿言愣了几秒,拉过唐羽的手让她往侧边坐着,他则来到唐羽面前半蹲下,握住她的双手,近乎虔诚地亲吻她的手背,抬起头看着她。

“我有一个原则,这辈子只和同一个人拿结婚证,不管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,我都会一直在你的身边,从前是,现在是。

而你从今以后就是我的,我不允许你靠近其他人,我想你看着我,相信我……甚至是……爱上我,接受我对你做出的,你暂时还不能接受的行为。”

唐羽想要抽出被顾卿言握在手中的手,原本还以为多听一次更加有安全感,怎么反而比原来更加紧张了啊!

从五月二十八日领证以后,她就是名正言顺的顾家儿媳。可是会不会因为联姻,因为逃婚,一切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呢?那怎么办?

顾卿言站了起来,把她拥进怀中,“怎么会只离开了三年就变得那么陌生,那么不信任我了。”

唐羽下意识往他怀里埋头,顾卿言把她抱得更紧,“还以为我会和唐河在一条船上?”

唐羽不说话,她发现被顾卿言抱着,整个人就会冷静下来。

三年过去,她都差点忘记被顾卿言抱着是这种感觉。

“我只是帮你拿回属于你的东西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以后再告诉你。”

顾卿言拍拍她的背而后松开她,权当这一次是唐羽对自己撒娇,但是如果唐羽的情绪还是突然不稳定,他就......

趁顾卿言在想其他的时候,唐羽已经给自己喷了补水和防晒拍拍脸,收拾好心情。

反正顾卿言在身边怕什么?

“我跟你走啊!”

顾卿言看着她恢复的笑容,笑着捏她的脸,“怎么那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小孩一样让人照顾,如果出门在外,谁能帮你?”

“你啊!”唐羽不用想就回答出这个问题。

“啧,还算你聪明!”

“嘿嘿!”

难得顾卿言认同一次她的答案!

两人一起出了门。

*

顾家别墅对唐羽来说是非常熟悉的地方,小时候几乎自己被顾卿言从秦弋阳处接手,就会住在顾家,后来在顾家把客房都重新装修过,对她来说这个地方应该是很温暖的。

她怕三年过去一切都变了。

陈怡一听到保姆说少爷车开进车库,连忙走出门口等着。

见顾卿言牵着唐羽的手走到门口时就耐不住,忙走到唐羽身边把人牵过来。

唐羽重新见到陈怡有些放不开,结果都还没来得及叫人,就被陈怡热情地教育了一顿。

“你这孩子,到处跑什么跑,如果不是阿言那天说你已经住在安全的地方,妈妈就去报警了!”

唐羽顿了顿,诶,怎么和想象中的转变不太一样?

“那天是?”等一下,那天是哪天?顾卿言早就知道她住在哪里?!

“就是你们结婚那天晚上啊,你突然失去联系,爸爸妈妈被吓得不行!”

顾卿言早就知道她住在哪里?!那他今天早上还明知故问逼她自己说出来?!

唐羽转身瞪顾卿言一眼,只见顾卿言脸上保持浅浅微笑,依旧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太过分了!这个腹黑怪!

唐羽在心里骂他腹黑一通,偷偷地冲他做了一个鬼脸。

但是她不会对此多纠结,陈怡的慈和使她不再像来时拘谨,对陈怡说:“阿姨别担心呀,我都多大了,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的!”

陈怡不认同她的说法,一路拉着她的手进屋一边讲,“那又怎么样,你毕竟是女孩子,出门在外不安全!我不同意!还有!”

唐羽不好意思地吐舌,好久没听顾妈妈对她唠叨,心底紧张的情绪又变得和刚刚有点不一样,游过心底的是许久未有过的暖意,怎么不紧张?

“嗯,我知道啦……”

“你不知道!”陈怡拉她坐到自己的身边,非常不满意地冷脸责怪道,“你怎么现在还叫我阿姨!”

唐羽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看了眼坐在旁边看着却没打算帮她说一句话的顾卿言,机械地把头转向陈怡,“啊啊?”

桐桐信息网